刘志丹在照金
发布时间:2017-08-30 17:48  发布机构:史志办  字体:   浏览次数:


杨柳坪初会习仲勋

1932年2月12日,刘志丹、谢子长领导的西北反帝同盟军在甘肃省正宁县三嘉原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陕甘游击队成立后,活跃在广阔的陕甘边区域,积极开展游击战争,组织发动群众,创建工农民主政权,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8月底,陕甘游击队在谢子长、刘志丹的率领下来到照金,驻扎在杨柳坪一带休息整编,准备新的战斗。

在这里,刘志丹见到了小他整整十岁的习仲勋。当时,刚刚经历了两当起义失败打击的习仲勋情绪低落,心情很郁闷。见到仰慕已久的刘志丹,习仲勋觉得有很多话想要诉说,但一时激动竟不知说什么好。刘志丹看出了习仲勋复杂的心情,紧紧地拉着他的手,鼓励地说道:“干革命还能有不失败的时候?失败了再干嘛!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失败的次数要比你多得多。”

刘志丹真诚坦率的态度,亲切质朴的话语,如春风拂面,让习仲勋感到亲切又温暖,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话匣子也随之打开。他详细叙述了自己搞学生运动坐牢,两当兵暴失败,搞农民运动也屡受挫折的情况。刘志丹说,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两当兵暴时你还是队委书记。他又说:“几年来,陕甘地区先后举行过大大小小七十多次兵变,都失败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军事运动没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没有建立起革命根据地。如果我们像毛泽东同志那样,以井冈山为依托,搞武装斗争,建立根据地,逐步发展扩大游击区,即使严重局面到来,我们也有站脚的地方和回旋的余地。现在最根本的一条是要有根据地。” 习仲勋认真听着刘志丹的话,心中若有所思……

杨柳坪一面,刘志丹与习仲勋初次相识并从此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在以后的革命征程中, 他们相互关心支持,携手并肩战斗, 为创建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习仲勋曾回忆写道:志丹同志虽然比我长十岁,但我和他在一起工作时,却感到他是一位很好相处的同志,随和的好导师、好领导,也是好朋友、好兄长。他的确是一位光辉四射的革命家。

首战焦家坪

1932年12月24日,红军陕甘游击队在今旬邑县转角镇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团。红二团成立后,中共陕西省委决定,红二团的主要任务就是:积极创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

为坚决执行省委的指示,拔除照金地区的敌人据点,打开新局面,红二团首先对周围敌情作了分析。照金周围据点,除陕甘游击队时期摧毁的以外,尚有焦家坪(现宜君县泰安镇焦坪村)、瑶曲、庙湾、柳林、马栏、照金、香山、高山槐等据点。这些据点中,焦家坪、马栏属宜君民团占据,余皆为夏玉山(外号夏老幺)民团。为了鼓舞士气,打好建军的第一仗,红二团决定首战焦家坪较弱之敌。

焦家坪民团害怕我军袭击,平时防范森严,在我军驻守的杨家店子方向山梁上,设有监视哨卡。一旦红军稍有动作,敌人就会探得风声,加强戒备,仗就很难打了。怎么办?红二团的指挥员们一筹莫展。而在这之前,由于军政委杜衡“左”倾路线的错误,排斥刘志丹对部队的领导,在红二十六军成立时,刘志丹仅担任红二团政治处处长。但他仍顾全大局,积极协助支持团长王世泰的工作,体现出了共产党人的坦荡胸怀和坚忍不拔的革命意志。此时,刘志丹纵观敌情,提出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先麻痹敌人,后攻其不备。按照刘志丹的意见,红二团制定了作战计划。

12月25日下午,部队向马栏川反焦家坪方向进军,故作打马栏的姿态,造成敌人的错觉。果然,焦家坪民团上当,撤走山梁上的哨卡。而我军则仅行60余里,就地宿营。

26日夜,我军突然挥师焦家坪,急行军80余里,拂晓到达,发起攻击。便衣队先行接火,骑兵连一个马冲锋,打得敌人乱了阵脚,敌团总仓惶逃窜。我军一举将敌全歼,俘敌60多名,缴枪60余支。战斗进行得非常顺利,士气特别高昂,就连红二团团长王世泰身边的一名警卫员,也在战斗打响之后,冲了上去,缴获了三支步枪。

首战焦家坪告捷,打出了红二十六军的声威。此后,红二十六军又相继取得了攻破铁王镇、袭击通润镇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横扫了照金腹地和周围的反动势力,廓清了照金内外环境,为创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仗也体现了刘志丹高超的指挥艺术。

发明“榆木大炮”

在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里,陈列着几门榆木做的“土炮”复制品。据说这就是照金苏区时期红军所用的“榆木大炮”。其实,这所谓的“榆木大炮”连一般意义上的“土炮”都算不上,只能看,根本不能用。那为什么当年红军要造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呢?

“榆木大炮”是刘志丹的发明。红二十六军刚成立的时候,部队装备非常差,枪支弹药都不够用,更谈不上大炮。刘志丹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震慑不住敌人,让用榆木做了四门大炮的炮型,外边用红布套上,行军时由骡子驮运。群众看见后,高兴地说:“红军有大炮哩!看狗日的民团还猖狂不?”为红军造舆论。当要攻击敌人据点时,就抬出来支着,迷惑敌人,以助军威,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1933年2月,国民党先后调动骑兵团、警卫团、特务团配合当地民团,以孙辅丞(孙友仁)为总指挥,向红二团发动“围剿”。面对十倍于我之敌,究竟应该怎么打,红二团党委存在着分歧。刘志丹主张避开敌人的锋芒,跳出照金,到外线寻机作战,调动敌人撤离我根据地,这样可以争取主动;军政委杜衡的意见是,坚守根据地,打防御战。最后,杜衡否定了刘志丹等的正确意见,执意把部队拉到芋园,待敌进攻。结果,坐失良机,致使红二团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2月4日,敌骑兵团、特务团各一营,协同庙湾民团分三路包围红二团驻地上芋园和下芋园。红二团被迫进行抗击。敌人火力很强,步枪、机枪、迫击炮弹,像雨点似的射来,眼看战士们一个个倒下,部队边打边向山上撤退。不料后路又被夏老幺民团截断,形势相当危急。幸好,渭北游击队赶到,及时阻击夏老幺部队,使红二团顺利地跳出合围。

这次芋园战斗,红军伤亡了一些战士,丢掉了四门“榆木大炮”,暴露了我军的“秘密” 。不过,敌人抢“大炮”时,被我军的火力杀伤不少。


[网络编辑:史志办]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