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与耀州文正书院
发布时间:2017-03-29 12:03  发布机构:史志办  字体:   浏览次数:

范仲淹与耀州文正书院

耀州明、清两代的最高学府地址不在一处而均称为“文正书院”,“文正”是宋代名相范仲淹的谥号。位处西北僻地的耀州书院为何要以“文正”冠名,这其中的原委还要从范仲淹与耀州的关系说起。

范仲淹,字希文,苏州吴县人,生于北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逝于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为北宋仁宗朝名相,既是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又是边防主帅,可谓文武全才。他的美文《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千百年来激励着后代无数文人学子、正义之士清廉从政、关注民生。故此,他的大名自古及今享誉全国。

北宋初,兴起于今宁夏、甘肃及陕北一代的党项羌人所建的政权,史称“西夏”。西夏国主李元昊因不愿臣服宋朝,不时举兵侵扰北宋西北边境抢夺物资、杀掠居民,双方经常发生争战。仁宗宝元三年(1040年),西夏攻延州,朝廷派范仲淹与韩琦同任陕西经略副使,范兼知延州,开赴陕北前线负责改革军制,巩固边防。在范兼知延州与李元昊对峙争斗期间发生了被贬知耀州的变故,其原委是:庆历元年(1041年)正月,宋仁宗诏令各路兵马往讨元昊。根据当时气候、地理及双方兵力等实际,范仲淹上书进谏,认为“塞外大寒,我师暴露,不如俟春深贼马瘦人饥,势易制”,提出“按兵不动,以观其衅,许臣稍以恩信招来之”的策略,得到了仁宗皇帝的允许。后来元昊派人到延州求和,“范仲淹为书戒谕之”,劝元昊去帝号,守臣节,以报答朝廷恩遇。但当时韩琦却主战,以手书命令大将任福率军攻打,结果全军覆没,任福自尽。接着,元昊又在笼络川打了胜仗,使宋军遭受严重杀伤,元昊因连胜宋军,声势大作,作书答范仲淹“语不逊,仲淹对来使焚之”。事情传至朝廷,“大臣以为不当辄通书,又不当辄焚之。宋庠请斩仲淹,帝不听,降本曹员外郎,知耀州”,具体时间据历史记载是在庆历元年(1041年)三月,于是范仲淹的宦历中就有了贬知耀州的记录。范到耀州后,不久即向朝廷写了《耀州谢上表》,针对大臣们加给他“不当辄通书,又不当辄焚之”的罪状,列举朝廷有关双方文书来往处理的规定:“今后贼界差人寄书到,文字如依前僭伪,立便发遣出界,不得收接”,“若得外界章表,须先开视……辞涉悖慢者并须随处焚毁,勿使腾布”,用十分恳切的语言摆事实,讲道理,说明了事件真相。《耀州谢上表》原文今仍保存于清乾隆廿七年《续耀州志·艺文志》中。不久,朝廷弄清了事实原委,认为错不在范,且边防前线并未安宁,确实也离不开“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范仲淹,于是当年冬又委以重任,继续派往前线负责抗击西夏之军事重任。范仲淹在耀停留不过数月之久,这也只是军务大事过程中的一段波折和插曲,因而在耀期间只是维持政令正常运行,政务方面不可能有多少大的作为,史志中未留下多少具体记载。《耀州志》中“未几,即召起”的记载是符合历史实际的,只因范在历史上的大名,终归成了耀州历史上的一段名人佳话。

到了明代,大兴崇敬乡贤名宦之风,各地纷纷在文庙、学宫中附设乡贤名宦祠,立牌位供奉本地历代乡贤及前朝造福百姓、政绩卓著的名宦。有些地方还专门为知名度高的人物立专祠纪念,像范仲淹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凡与其生平经历有关的地方,皆以与其有关联而倍感荣耀,就如今日各地宣传名人以提高本地知名度一样。当时,范仲淹曾经作过官的邠州、庆州等地也都建祠祭祀,在此风气背景下,嘉靖二年(1523年),耀州知州赵时倡议兴建“范文正公祠”及“文正书院”,呈文报告得到批准后开始实施。地址选在塔坡原畔的故明德寺旧址,迁出了寺中旧有泥塑佛像,整修了殿宇房舍,在正中大殿建成“范文正公祠”。翻修了大殿两旁旧庑,建成斋庑各九楹,东边称作“经义”,西边称作“治事”,是学生分科修习、研讨的教室和师生居住之所。校舍殿堂焕然一新,加上官方重视、严师训导,成为当时耀州的最高学府。此后二十多年中,历届乡试都有耀州举子高中,如后来官居湖广督学、明代陕西名志《耀州志》的作者乔世宁就是文正书院首批生员中的佼佼者。乔于嘉靖四年(1525年)高中解元,取得陕西乡试第一名的骄人成绩。此后,连续几届乡试,举人达二十余人,盛况可见一斑。耀州虽地处北山僻乡,但一时成了渭北乃至关中人才济济、文风鼎盛之区。

明代耀州知州温秀是一位风流才子,雅好诗文。嘉靖十九年(1540年),他仿照唐代长安举子高中后雁塔题名的故事,将耀州明代科举中试者题名刻碑镶嵌于书院后的寺塔之上,成为文坛佳话。现塔第二层南向石碑就是当年原碑,明代举子大名历历在目。二十八年(1549年)之后,由于各种原因,书院又渐趋于衰落。明末,灾荒战乱连年,书院也随之荒废。

到了清代,社会稳定,重教兴学成了当政者关注的重要政务之一。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侯珏来耀任知州,在耀五年,关心百姓疾苦,重视教育,政绩卓著。因当时人口大量集中在城内,塔坡文正书院荒凉破败,已不适宜继续使用,于是决定在明代关中布政分司署衙废址重建书院,名称仍用“文正”。建设资金来源,一部分是卖掉的原县署东边十二间临街门面房420余两得银,另一部分是地方热心士绅捐助的730余两银两。布政分司旧址地处西街邻徳巷南口,面临西大街十字(今西街小学址),占地3.5亩。经过精心设计、认真施工,配以园林绿化美化装点,形成了一处“轩窗高敞”、“多佳树芳卉”、“有曲池、小桥、红栏”、“堆石为山”、“竹风潇潇”、“人声寂然”、“养性之妙区,读书之胜地”。侯珏离任前,书院已初就规模,后经继任知州汪灏带头捐俸以作倡导,二十七年(1762年)又得到本地一些急公好义之士的响应,共捐银700余两,将其作为基金,存入钱庄或贷给商号生息来维持书院开支,解决了书院日常费用来源,使之成为清代耀州的最高学府,为耀州培养了一批批杰出人才。历史文化名人范仲淹的大名与耀州明清两代的教育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既是佳话,也是幸事。

书院大门南向的“范文正公祠”正中供奉着范仲淹的木制牌位,供学子瞻仰礼拜。祠前两旁的檐柱上挂着一幅木制黑底金字的楹联:“六丈圣人津梁后学,五尺童子模范前徽。”因范在家族中排行老六,丈为老者,故称“范六丈”;“圣人”是当时与范同朝为相的富弼对范的称颂之词(即“范六丈,真圣人啊”)。整个对联寓意后来学子应以前贤范仲淹为榜样,发奋读书,立志成为国家栋梁之材。这幅楹联一直到民国时期的“耀州第一高等小学堂”时还在,后因时代变迁、校舍翻修改建而不知所终。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文正书院解体。光绪三十年(1904年),在原文正书院旧址上创办了当时耀州唯一一所高等学堂,校名为“耀州高等小学堂”。创始人为当时耀州牧褚成昌(浙江绍兴人),聘请邑人任师竹(辛亥革命先烈)为堂长,张志甲(朝邑人)为总教习,蒲城人张铣(拜云)、郃阳人刘廷宽、杨鼎铭为教习,邑人杨愷任学监。学制三年,入学者都是科举时期未能入学的童生,人称“半截秀才”。

高等小学堂的课程除读经讲经之外,有中国文学、中国史、算术、地理、图画、体操,并加授手工、农业、工业等科目。课程内容较以前科举时期更加广泛,增添了许多现代科学知识。学校制度也有了较大改革,实行同等学历的班级授课制,提倡“以讲授为主,循循善诱”,废除了体罚学生的奴化教育。高等小学堂首届学生仅有十三名,毕业十二人。他们是成日新(柏仁,曜三)、左登第(级三)、阴日省(雨三)、宋多寿(祝三)、安维泰(乾三)、成德让(逊三)、文启贤(承三)、张培成(屏三)、刘凤章(觉三)、杨光晨(天章)、宋光洵(仁三)、马鉴堂(镜三),连同后来的第二、三届,共三十余名,因其表字中均有“三”字,被耀州人称作“三字号”。这些人成为耀州第一代接受现代新式教育的新型知识分子,毕业后有的继续深造,有的从事教育事业,均对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成为耀州城乡很有社会影响的人物。

辛亥革命后,民国元年(1912年),“耀州高等小学堂”更名为“耀县第一高等学校”;民国二十年(1931年)改称“西街小校”。解放后,1950年改名为“耀县城关九区第一完小”;1956年改称“西街小学”;1958年公社化大跃进中,联合城关地区五所小学成立“耀城镇联合小学”,简称“联小”,原各小学称“教学点”,校总部(即校长办公室)就设在西点内;1961年各校独立分开,又恢复“西街小学”;1967年“文革”期间改为“育红小学”;1979年改制戴帽初中,称“西街八年制学校”;1983年改为完全小学,称“西街学校”;2012年国庆节后,整体并入北街小学,迁入新校址即原来的“柳公权中学”(城关中学)址。至此,西小完成了她悠久辉煌的历史使命。若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算起,该校已有连续255年的教书育人历史,可算是耀州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学校。(作者:雷天启)


[网络编辑:史志办]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