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县三民军官学校
发布时间:2017-04-05 10:10  发布机构:史志办  字体:   浏览次数:

耀县三民军官学校

杨虎城在陕北休整部队期间,鉴于靖国军末期之情况,深感所部官兵良莠不齐,虽作战勇敢有余,但对国民革命认识不足,既不知革命为何物,更不知为什么要革命。这样的军队纵有一时胜利,但亦难巩固果实,万一遇到大的困难,恐有危险之虞,故早有训练一批知识青年作为军队骨干的决心。1924年,杨得悉孙中山在广东成立了黄埔军校,即派我和唐嗣桐、贾春霖前往学习,起程之前,杨谆谆告诫我们在学校要认真学习政治军事,毕业后不要带回官气,要带回政治、军事本领,帮助加强训练部队、救国救民。

同年冬季,冯玉祥、胡景翼、孙岳推翻曹、吴政权,组成国民军,并请孙中山先生北上主持国政。杨将军在陕西首先响应,并拥护井岳秀为陕北国民军司令。井岳秀认为杨虎城是一个有作为的人,即请杨任陕北国民军前敌总指挥,并派左协中团归杨指挥,进驻耀县,伺机进攻西安。

1925年3月,杨虎城保送刘宗宽(志宏)、王俊入黄埔三期学习,暗中带信给我和嗣桐,嘱在毕业后急速回陕。该时正值东征攻打陈炯明,唐嗣桐被派充教导二团(团长王柏龄)二营七连副连长,因作战失利被撤职,已起程回陕;我被派充教导一团(团长何应钦)第四连排长,在消灭陈炯明回师袭击杨希闵部刘振寰时,我手部受伤回校治疗,方始见到刘志宏交来杨将军之信。军校原有两个组织,一是孙文主义学会(国民党领导的),一是青年军人联合会(共产党领导的)。邓演达为了“纯洁”组织,又秘密成立了一个“断金学会”,我同唐嗣桐都是该会会员,所以与邓经常接近,当时我持杨信见邓,并说明自己愿意回陕之意见,邓演达立即答应,并说:“将来大革命根据地在西北,你与杨先生有很好的关系,回去最好,杨先生在西北是一个最革命者,最忠于孙中山先生者,你回去帮助杨先生好好整顿队伍,在西北建立革命根据地。”邓叫我稍坐,他即去见胡汉民代大元帅,不半时许,邓拿着代大元帅派令(派刘子潜前赴陕西进行革命工作)交付于我,同时批发路费二百元,叫我立即起程。我奉派后,略事整理行装,不分昼夜赶回陕西耀县,面见了杨虎城将军,杨甚喜,叫我讲述黄埔军校之编制教习等情况和东征剿陈歼杨部队之经过。

不数日,杨将军召我和唐嗣桐等谈话,他说:“要革命非培养骨干不可,我拟本着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军校之意义,在耀县成立了一个军事学校,请你们大家研究一个名称。”当时有人认为指挥部只可以成立军事训练班或教导班,不宜成立军官学校,我同唐嗣桐拟名为“三民军官学校”,杨非常同意,并让我按照黄埔军校编制进行组织。我提出的组织是:校本部下设教授部,负责编制教育计划、教育进度、分配教官讲课;教练部下设人事科、军需管理科、庶务科、军械科;政治部负责政治教育,内容是三民主义;总队部直辖四个队,每队有两个区队,每一区队有三个分队。经过讨论,决定由总指挥杨将军兼任校长,张XX为教授部主任,魏野畴为政治部主任,政治部教官有惠有光、刘含切、李述之、朱瑞之等。我为总队长,并委彭善为第一队队长,刘仲言为第二队队长,高志远为第三队队长,王柏初为学兵队队长(未录取的学生坚持不愿回家者编为学兵队)。每队学员一百三十人,学兵一百五十人,学员、学兵被服均由总部发给,计每人灰色棉被一条,衣两套;枪支由指挥部发给,每人步枪一支;伙食每人每月四元,零用金每人每月一元。以上决定后,学校于七月开始招生,八月正式授课。

讲课方面,政治上以三民主义为中心内容,军事上以黄埔军校的课程为基础,同时还规定每星期日为服务日,教职工和全体学员帮助县政府、商号、居民打扫马路和街巷环境卫生,帮助贫困户修缮房屋,并在北大街文庙东西一带植树五百余株。农忙时,学员就帮助农民进行夏收、秋收和捆白菜等劳动。同时,组织宣传小组,每周深入农村一至两次宣讲三民主义,并在柳林镇组织锣锣队,召集群众讲解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压迫和剥削广大劳动人民的种种罪行。当时,耀县西原一带的农民大都养有驮骡从事物品贩运。1926年春末,农民的驮骡被土匪抢走八十余匹,接农民报告后,军校立即派我带学员队跟踪追击,将驮骡全部追回,交还原主,周围农民万分感激。由于以上作风,广大农民说三民军官学校的学生好,因而不少青年学生和进步人士认为其是西北的一支革命力量,所以学校凡有所举,多赞助之。

杨将军为了广揽人才,襄助革命,命我函召当时在开封国民二军工作时相识的朋友回陕协助军校工作,经我约请,先后回陕来校的有王宗山、唐皎如、严敬安、张耀明、周风岐、雷克明,朱瑞之、卜世杰等,除唐皎如、严敬安外,其余均先后住校担任过不同工作。

1925年夏,国民军第三军孙岳部进入陕西,在何遂的联系下,杨被任命为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师长,学校改为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三民军官学校。杨虎城接受改编后,奉命追击吴新田部进驻虢镇、武功一带,军校仍留耀县。第三军出关后,杨部留陕驻防渭北三原、耀县一带。1926年夏初,国民第二军在河南失败,刘镇华率其嵩匪部队进犯西安,杨虎城亲率所部进入西安,与李虎臣、卫定一部共守西安。为了本部军风军纪,杨命令我带两队学员和学兵队进驻西安,我奉命后即率第二、三学员队和学兵队开驻西安新城。当时,杨将军因忙于防守军务,派王宗山代理校长职务,除服勤外继续上课,由赵寿山讲测绘,刘含初讲政治,王XX讲军事。

留在耀县的校本部和学员第一队在冯玉祥解西安城围之时,该部马克斋率部开抵耀县,驻于校本部。马部奉命东开赴豫西时,将校内军需用品和学员队的枪支掳掠一空。最可惜的是,邓演达将军赴德留学时由广东寄赠的书籍、后由德国寄回的若干地图仪器等(存了满满的一大间房子)也全部损失,学校陷入了无人管理状态,学员有的回家,有的随马部东去,教职员等亦随之四散。学校第二、三队学员在西安解围后,分发各营、连,充当下级军官,学兵队扩编为学兵营,约五百余人,我任营长。至此,耀县三民军官学校即告结束。

(注:此文转录自1986年11月陕西人民出版社《回忆杨虎城将军》一书,原为刘子潜1964年5月口述,王锦山记录,文中自称指作者刘子潜。)


[网络编辑:史志办]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