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在耀州
发布时间:2017-08-11 14:07  发布机构:史志办  字体:   浏览次数:


辛亥革命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王专制制度。辛亥革命时期,耀州志士云集、群英荟萃,是陕西革命党人活动的重要地区。武昌起义之前,耀州城乡即有数处秘密革命据点开展反清革命活动。1911年10月25日,省城西安“反正”三天后,胡笠僧与耀州革命党人立即在药王山插旗举义,迅即光复全城。

辛亥“反正”前同盟会在耀州的活动

1894年,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创立了“兴中会”,提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1905年,又在日本东京成立了资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民主革命纲领。当时,陕西在日本留学的三十余人中就有耀州的宋向辰(元恺)、李述膺(龙门)两位,他们先后加入了同盟会。井勿幕是当时中国同盟会陕西支部长,宋向辰为其中的重要组织者。

同盟会陕西分会成立后,在东京先后创办了《秦陇》、《夏声》、《关陇》等刊物,大力宣传革命思想,全面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抨击清政府的腐败卖国行径,并运回国内发行,有力推动了陕西革命形势的发展。李述膺是《夏声》杂志的主要撰稿人之一。

光绪三十年(1904年),知州褚成昌创办了耀州高等小学堂,聘请任师竹为堂长,时蒲城、张拜云为儒学教谕。后张拜云先生倡办西(安)潼(关)铁路,荐任师竹为书记,得以与革命党人井勿幕、焦子静、郭希仁等结识,成为耀州最早期的同盟会员之一。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陕西革命党人在西安秘密集会,商讨策反“新军”方略,当时新军总办王毓江为陕西巡抚恩寿之亲信,他卖官鬻爵,声名狼藉,对革命党人防范甚严。任师竹遂与甘聘萃等计议,查得王毓江罪状数十条,联络军界彭仲翔、张聚亭等三十余人签名,报陕西咨议局转呈巡抚恩寿查办。同盟会党人、咨议局局长郭希仁等人按咨议局章程提出弹劾案。恩寿慑于舆论压力,遂罢去王毓江军职,自己也称病告退。至此,陕西党人方得左右“新军”,奠定了辛亥起义的基础。陕西同盟会在西安创办的建本学堂积极培养革命人才,宋向辰、任师竹多次被邀请讲演、授课,揭露清廷丧权辱国的真面目,向学生传播革命思想。同年,党人井勿幕、邹子良等在耀州北山筹办牧羊场,以此作为积蓄革命力量之秘密据点,任师竹即返乡暗中策划革命工作,并在庙湾联络当地乡绅协助购买山场,使牧羊场得以迅速建成。

宣统三年(辛亥年,即1911年)“二月二”药王山庙会期间,任师竹乘兴登山游览,向游人宣讲革命道理,抨击时政。知州孙寿朋得知后,密派差役数人于二月初七在药王山将任师竹双足砍断。任师竹遍体鳞伤,猝然殒命,成为耀州最早为辛亥革命牺牲的先烈。

1906年,宋向辰奉孙中山之命自日本归国回陕,同先期回陕的井勿幕、邹子良等成立了中国同盟会陕西分会,积极宣传孙中山的革命主张、发展同盟会组织,全省同盟会会员很快发展到一千多人。此间,宋向辰联系自日本回国的同盟会员樊灵山(耀州人)等,积极奔走关中各县发展组织、宣传推翻清政府的革命主张,并先后介绍耀州的胡定伯、薛卜五、马天闲、高干臣、段峻生、成柏仁等加入同盟会,建立了耀州的同盟会组织。1906年,革命党人邹子良、关建常等遵照孙中山先生关于建立西北革命策源地的指示,同耀州同盟会组织协商,决定在耀州北山实行屯垦,建立秘密活动场地,创办了北山庙湾牧羊场;在瑶曲衣食开办了铁矿,委派马天闲、侯雄观等同盟会员负责,联络渭北一带刀客侠士,聚集革命力量;在耀州城恒兴祥商号(党人胡定伯商号)建立北部革命机关,为革命党人聚会联络、汇总资金提供各种有利条件;为向北山据点转送物资,在城内设立湖广客店,由焦彦芳(帮会大爷)、胡鸿福(同盟会员)经管,介绍联络各方志士奔赴耀州北山革命据点。耀州的同盟会还在县城马家大院创办女子学堂,动员女子入学读书;成立天足会,倡导女子放足;设立自乐班、拳术团等传播新文化,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并练兵强身,广交有识之士投身革命,为陕西推翻清朝统治奠定了思想舆论基础和人力物力基础。

耀州“反正”

1911年10月10日(农历辛亥八月十九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同盟会陕西分会就是最先响应的省份之一。钱鼎、张凤翽、万炳南等一批革命党人经过周密部署、积极准备,于10月22日率陕西新军及会党宣布起义。起义军经过激战,顺利占领了满城外的其余地区,随即成立了秦陇复汉军政府,发布《告三秦同胞文》于各州县安民。10月23日黎明,秦陇复汉军在张凤翽的带领下进攻满城击溃清军,25日占领满城,西安光复。

西安光复的消息传出后,全省各地纷纷起义,耀州革命党人立即积极筹备响应。10月25日,胡景翼联络革命党人在胡定伯、王守身的领导下,为配合省垣革命,于耀州城东药王山举义,树起“推翻满清、恢复中华”的旗帜,北山牧羊场、衣食铁矿集结的百余名革命党人在马天闲的带领下赶赴县城,义军很快控制了耀州城,耀州光复。此次举义迅速摧毁了清王朝在耀州的封建统治,成为陕西乃至全国响应武昌起义“反正”最早的县份之一。这支革命武装力量又迅速开赴三原,编入“北路招讨使”井勿幕麾下,参加了陕西东西两路抗击清军反扑的战斗,为稳定光复后的陕西局势作出了积极贡献。

耀州光复后,胡定伯任渭北民团一支队队长,奉命驻扎耀州编练民团。此时地方“哥老会”也在湖广客店成立,以段二为龙头与革命党人开展合作。原驻城北东岳庙绿营(清军营部)掌旗人张南辉于10月30日早,关押了绿营管带刘纯吉,然后杀人祭旗,率队进城,夺了州署印信,并与东营都司蒋斌臣勾结,驻兵东营,称王称霸。他们一面向城防局索要粮草,一面向商户摊派款项,一时人心惶惶。针对这一局势,革命党人和民团留守人员经过计议,立即派人到三原送信,并请井勿幕、胡景翼来耀安定时局。

11月1日,同官(今铜川市印台区)义军白喜带领一队人马开进耀州,驻兵于药王山。白喜本是奉井勿幕之命开赴三原,但因部属多系烟民,何去何从,意见不一,因此驻耀不前,以观时变。这支队伍到耀后,部分人受绿营影响,投了张南辉,部分人每日吵闹,要抽大烟。如此数日之后,白喜只好率领残众复回同官。此时,张南辉更加肆无忌惮地催粮要款、敲诈勒索,商民受害者不计其数。

11月20日,胡定伯、任瑞征、左级三、魏宝珊等人由三原带回一支四十余众的人马,打着胡景翼旗号,进驻西街高级小学堂。革命军派人将三原招讨使的命令投送至张南辉,促其遵令开赴西安。张南辉迫于形势,遂于11月21日清晨起营南行,但当先行部队行至岔口,后队人马刚刚出城之际,先头部队突然又复折回。而此时的革命军及民团早有准备,一见情况有变,立即开枪射击,吓得张部落荒而逃。张南辉走后,革命党人将知州魏立等官员集合西厅公开审讯,后遣回原籍。不久,省上派贾璧山来耀主事,改城防局为六里局,新的政权开始形成。接着,中华革命同盟会耀州分会宣布成立,胡定伯、任瑞征为会长,宋向辰、樊灵山为导师。西安回乡学生宋祝三、左级三等在忠孝祠组织“新民社”,每日随员自带干粮下乡宣传。社会秩序逐渐恢复,民心开始安定。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诞生,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月3日中华民国政府在南京成立。1912年2月12日,在全国形势的促使下,清朝皇帝宣布退位,陕西战事始告平息,全省光复。1912年2月15日,南京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4月1日,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之职。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后,在北京建立了封建地主和官僚买办联合专政的北洋军阀政府,一方面用高官厚禄收买地方实力派,另一方面用武力镇压革命党人。

在袁世凯的威逼利诱下,陕西秦陇复汉军这支辛亥革命的重要力量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袁世凯以统一军事为借口严令缩编部队,以此削弱陕西革命军事力量,在裁军中,井勿幕、胡景翼、曹印侯、宋向辰等一批革命党人被迫解甲辞职。7月12日,北洋政府任命张凤翽为陕西都督,10月又任命旧官僚高增爵为陕西民政长,也有其他许多旧官僚也进入了军政府任职。在这些旧官吏的影响下,张凤翽完全听从袁世凯北洋政府的命令,陕西军政府逐步成为北洋军阀统治陕西的工具。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终以软弱动摇的民族资产阶级向旧势力的妥协而归于失败,但这场革命推翻了腐朽没落的清王朝,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使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为中华民族争取独立解放开辟了道路。

(作者:雷天启)


[网络编辑:史志办]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