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京兆尹
发布时间:2017-08-11 17:05  发布机构:史志办  字体:   浏览次数:

父子京兆尹

——华原柳公绰与柳仲郢的故事

京兆尹是中国古代官名,相当于今日首都的市长,是谓朝廷重臣,地位显赫。在唐代,出自京兆华原(今铜川市耀州区)的柳公绰、柳仲郢父子先后出任京兆尹一职,传下了“华原柳氏、父子京兆”的一段佳话。

 柳公绰(763—832年),字起之,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之兄,聪敏好学,颇有才略,性格庄重严谨,喜交朋友豪杰。贞元元年,年方十八岁的柳公绰参加制举考试,一举登科。三年之后,二十一岁的柳公绰参加制举考试,再次登科。宪宗时为鄂岳观察史,讨吴元济有功,拜京兆尹。后迁河东节度使、兵部尚书。太和六年(832年),柳公绰去世,赠太子太保谥号(一作“元”)。
  元和十一年(816年)十一月,新任京兆尹柳公绰前往光德坊京兆府办公地上任。京兆尹初次上任是有一套隆重的仪仗队伍的,前有清道,戟阵追随,刀盾弓槊,枫鼓金钲,仪刀团扇,僚佐相随,
吹横吹。即象征着身份,又昭示着权力。

  队伍正在行进间,意外发生了,一个神策军小将驰马从横向窜出,直冲进仪仗队中。短暂的乱之后,这名神策军小将被制服。京兆尹柳公绰按住马头,下令依照法令行事,对于擅闯京兆尹仪仗的人处以杖击。一阵棍棒落下,受杖者气绝身亡。
  京师长安三大恶,中使、闲汉、神策军。对于这三股势力一般很少会有人去惹,法令遇上他们也多会绕道而行。这一次神策军小将因违反了法令被京兆尹杖杀的消息在京城引起极大地反响。第二天,大明宫内,延英殿上面带怒气的唐宪宗责问柳公绰事前不请示独断专杀一事。

  柳公绰从容对答:陛下不认为臣是无能之辈,令臣管理您车轮下的土地。此次臣初次上任,就有人违反法令闯进仪仗队伍之中,这不仅是对臣的无礼,更重要的是在蔑视陛下的权威。臣只知道冲闯仪仗的人理当杖击,并不在于他是不是神策军的人。
  唐宪宗退而求其次,追究柳公绰事后不汇报的责任:“为何不奏?”
  柳公绰答到:臣只是在行使正常的职责,没有必要汇报。
  宪宗再求其次:“谁当奏?”
  柳公绰答:此人所在的神策军应当上报。如果死在大街上,由金吾街使上报。如果死在坊里,那么应当由左右巡街使上报。
  唐宪宗最终也没有找到柳公绰在这件事上有什么不妥之处。事后他对左右的人说:你们以后遇上柳公绰这个人要多留心,连朕也怕他几分。
  柳公绰两次担任京兆尹的时间都不很长。首次上任不久就因为母亲去世而去职回家守丧。唐穆宗长庆元年(821年)五月,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柳公绰再次担任京兆尹。当年七月,就因为直言不讳为内侍省所恶,转任吏部侍郎。
  柳公绰自幼熟读经史,天资仁孝,为人处世端介寡和,在担任官职后处理事务都以法令和礼制为准。在任山南东道节度使时,邓县有两个官吏犯了法,“一赃贿,一舞文”。前者接受贿赂,后者玩弄法律条文以行奸邪之事。邓县的县令认为柳公绰是一位正直的官长,一定会诛杀那个受贿的人,这其实也是大多数人的心理,贪赃受贿为人所恨。

    出乎县令的预料,柳公绰在结案判词中写道:“赃吏犯法,法在;奸吏犯法,法亡。诛舞文者。”有人犯法并不可怕,可以按照法律条文的规定去惩处,可怕的是法律被人玩弄。

   柳公绰书法,端肃浑厚,古朴自然,成都《蜀丞相诸葛武侯祠碑》即为柳公绰任成都少尹时书,因系宰相裴度撰文,名匠鲁建刻,故有三绝碑之誉。

 柳公绰一生两任京兆尹,五次节度方镇,三任御史大夫,三任尚书,治境安边,均有佳绩,被认为是有望成为宰相的大臣。太和六年(832年)四月,柳公绰病卒于长安升平里。此时他的弟弟柳公权正以书法闻名于世,他的儿子柳仲郢则在御史台任侍御史。

 唐会昌五年(846年),柳公绰的儿子柳仲郢出任京兆尹,距其父柳公绰首次出任京兆尹。期间相隔整整三十年,恰恰是人们常说的“一代人”。
  柳仲郢(?~864年),字谕蒙。少年时勤读经史,尤对《史记》、《汉书》以及南北朝史作过深入研究,不仅熟读,而且手抄,与所抄其他经史三十多篇,合辑为《柳氏自备》,经常参阅。所著《尚书二十四司箴》一书得到著名文学家韩愈的赏识,从此出名。宪宗元和十三年(818年)进士擢第,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后历任监察御史、侍御史吏部郎中

 他出任京兆尹后,政令严明,以法治市。为了管理好东市和西市两大市场,颁布了市场规约,设置了标准计量器具,以监督那些短斤少两、坑害顾客的不法商贩。有一北司官吏在市场仗势欺人,买粟违犯了条约,他立即下令打杀。他从市场经过,有一神策军小将纵马横冲直撞,他令手下人当众杖杀。武宗责问他为何擅杀?他说:神策军校在闹市跃马,此乃轻陛下法典,不独试臣。臣知杖无礼之人,不知打神策将军。当时的神策军仗势横行,地方官无人敢管,柳仲郢杀一儆百,使京城秩序从此安定,无人敢违犯条令,受到百姓称赞。   

 柳仲郢担任京兆尹是当朝宰相李德裕不计前嫌举荐的,对此柳仲郢一直记在心上。唐宣宗大中九年,柳仲郢兼任盐铁转运使,此时李德裕已经在六年前去世,其家族受到牵连也是颠沛流离。柳仲郢将李德裕兄弟的儿子李从质安排在盐铁院任推事,主管苏州一带的盐铁事物,让其用所得的俸禄来供给家用。  

 柳仲郢在任盐铁转运使期间,唐宣宗让柳仲郢安排一个名叫刘集的医生担任盐场的主管,这个职务不入流品,又是皇上本人亲自写的条子,完全可以送个顺水人情,但柳仲郢却没有照办。他上奏宣宗说:如果这个医生医术高明,应该让他去尚药局担任医官。假如盐铁院有一个与其职能毫不相关的医生,臣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考核他的工作。再说,安排一个人担任盐场主管这样一个低级别的职务,不是一国之君应该干的事情。
  唐宣宗在柳仲郢的奏疏上批示:赐给刘集绢百匹,安排人送他回家去。
  读书学习是柳家的家风,柳仲郢的父亲柳公绰年少时读书千卷,成为名士。柳仲郢的叔叔柳公权手不释笔,终成书法大师。柳仲郢本人也是嗜书如命,公事之余,开卷读书,不舍昼夜。《九经》《汉书》《后汉书》亲手抄写一遍,魏晋南北朝的史书手抄两遍,全是用小楷精心写下,每个字都很认真,没有败笔。
  柳仲郢一生一任京兆尹,两任河南尹,一任东都留守,一任刑部尚书,三任大镇节度使。他在任河南尹时,为政宽松,有人问他为什么和任京兆尹时做法大不相同,柳仲郢回答说;他说:“京畿重地,弹压为先;郡邑之治,惠养为本。”

 按照柳仲郢和他父亲柳公绰的序品,位于长安升平里的柳家门前是可以树立戟杖的,据说每当柳仲郢的职位升迁之前,总会有许多鸟儿聚集在他们家门前的戟架上,五天之后才会散去。但当柳仲郢官受天平军节度使时这些鸟儿却没有出现,家里人都认为这不是个好兆头。咸通五年(864年),柳仲郢卒于天平军任上。



[网络编辑:史志办]
分享给好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