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湛的耀州民居雕饰
发布时间:2019-04-19 15:27  发布机构: 耀州区 字体:   浏览次数:

  耀州是座历史文化名城,昔日耀州城里堪称是一座藏品颇丰的博物馆,先辈厚重的艺术珍品随处可见,尤其是那些古民居柱檐门楣上美轮美奂的雕饰,可谓神刀鬼斧,巧夺天工,令观者啧啧称道。
  那年月,偶转于耀州城内的街头巷尾,总有一些造型别致的木雕、石雕和砖雕映入眼帘,于是驻足,用目观赏,用心感受,暗暗琢磨古人的艺术灵感,以及创作动机和作品深邃的内涵意义,渐渐悟出其中的一些奇妙玄机。
  于是,静心暗忖,这些堪为瑰宝的作品,件件无不出自于耀州历代民间艺人之手,凝聚着匠工的心血和智慧。在历史的长河里,是他们默默地用手中刻刀赋予其生命,让块块冰冷的石块和青砖有了灵魂,成为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先说石雕。走出这条出巷道,东折而行,便至段家老屋。段家是城内名门望族,晚清著名山水画家段铸为其先祖,老先生字鼎臣,儿子维翰、侄儿维岳,父子三人都是闻名遐迩的丹青高手。其侄段维岳,又名峻生,人称段十,以画松见长。据说此人当年作画,需先饮酒数斗,然后醉中泼墨,酣畅淋漓,画风豪放,出神入化,自成一家。
  入得段家老屋,仿佛走进艺术殿堂。墙上檐间,门楼天井,悉被组组刀雕作品所装饰,或浮或悬,或独或联,线条流畅,朗润柔滑。那镂空的出水芙蓉,随风摇曳,清香远逸。那掁翅凌空的仙鹤,鸣啼传耳,翩翩起舞。纵目四望,身心尽被艺术氛围所包裹,高品位的精神享受,在这儿得以全方位的体现。
  细细欣赏,慢慢品味,尔后带着满足的心情,迈出段家门槛。一低头,无意间发现一对鼓形门墩,将门庭稳稳托起,其鼓形门墩包浆丰厚,油光锃亮,极显历史的沧桑和厚重。上亦有浮雕图案,俯身细看,鼓心为“鹿回首”。但见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鹿,活灵活现,将头尽量向后扭去,几贴其腹,那瘦瘦的后蹄轻轻抬起,在鼻翼间磨蹭。人站其前,不禁屏息敛气,声不敢出,恐惊小鹿奔去。民间艺人精湛的刀工技艺,再次令人震撼。
  还须一提的是,作为家家都有的迎风石,在耀州城内数不胜数,其上皆有图案可观。东街胜利巷李家街门石柱檐上,有浮雕“四子图”,这幅石雕奇妙之处,是四个孩子只有两个头颅,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不过,请别误会,这不是连体怪胎,而是民间艺人的匠心独运。“四子图”又称“连生贵子图”。若从图的左边竖观,是个倒立“拿大鼎”的孩子,腹部朝里,昂首平视。但若遮其颈上部分,向右横看过去,则又成了两手撑地而伏的另一个孩子了。一头两用,自自然然,毫无造作勉强之态。若用一条对角线将其隔开,即为两组。每组一头两身,巧妙分割而又浑然一体。团团相联,寓“连生贵子”意,其构思真是妙不可言。在那个医学落后、举步维艰的农耕时代,这幅画真实地反映了中华民族“多子多福”的生育观。
  再说砖雕。说起砖雕,绕不过一个名叫秦绥的人。此人出生在清末,是耀州民间砖雕高手,耀州城内名门望族,其家门柱檐上的砖雕大都出于此人之手。城内基督教堂两侧的砖雕即为其作。(此屋原主家姓杨,因家道败落,遂将此屋出售给基督教)两侧砖面镌刻的都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刀工细腻,逼真传神。
  所谓吉祥图案,是指用象征、谐音等手法,组成具有一定吉祥寓意的装饰纹样。它的起始可上溯到商周,发展于唐宋,鼎盛于明清。明清时,几乎到了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地步。
  教堂居右柱檐上的砖雕,图案主题是“平安/高雅”。砖面一尊梅瓶之内插一束梅花,“瓶”的谐音即“平”,寓“平安”义,梅花高洁雅素,是“高雅”的象征,两者合在一起,自然是“平安、高雅”。当然,除此以外,砖面上还有一些配衬物件,皆有象征意义。例如,石榴的“多子”、牡丹的“华贵”、白鹤的“长寿”……
  整面砖雕,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刀工娴熟,勾画了了,镌刻起来,若非深厚功底,力度实在不好把控。
  管窥全豹,滴水映日。耀州城内几家古老民居的石雕和砖雕作品,构思巧妙,创意丰沛,刀工精细,堪作珍品,这也是研究耀州古代雕刻艺术难得的实物,具有极高的可观性和收藏价值,由此观之,古耀州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不得不让人折服!(新耀州)


[网络编辑:文大鹏]
分享给好友阅读: